发新话题

”精准“须名副其实

头像
王玉麟亦  元老会员   发表于:2017-03-24 06: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250    精华:443   注册时间:2003-7-19    发短消息        

1楼
该帖被浏览  6,461 次,回复 0 次

到2020年,中国现有标准下的7000多万贫困人口将全部脱贫,这是中国政府向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所作的庄严承诺。中国政府并已多次提高了国家的扶贫标准,我搜索了一下,年收入2855元为最新的贫困线标准,贫困人口每人每天的收入只将近8元,虽然还是很低的标准,但平心而论,要实现这样的目标,是需要付出极大努力的。习近平曾经表示:“40多年来,我先后在中国县、市、省、中央工作,扶贫始终是我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我花的精力最多”,他对于扶贫工作多次作出重要的指示,他指出,“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确实说到了点子上。
但贵在精准,重在精准,也难在精准。这些年来,我们不断听到推进扶贫过程中不和谐的声音。有的地方用扶贫资金为贫困群众提供良种山羊,竟然其中不少让村干部给私分了,“扶贫羊“成了村干部的“小肥羊”。去年八月,甘肃贫困农妇杨改兰砍伤4个子女(他们之后均抢救无效死亡),杨和丈夫此后也相继服农药死亡。杨家生活贫困却没评为贫困户,是因为当地规定,评定贫困户要由村干部和村民代表投票决定,这能算“精准扶贫”吗?前年十月,我到贵州进行了十多天的旅行,在黔西南自治州首府兴义市看到了一份《全面小康建设宣传册》,其中提到“兴义市委七届三次全会提出,兴义市在2015年提前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兴义也许近些年来经济发展不错,但毕竟处于经济欠发达的贵州,提出的目标却如此“鼓舞人心”,我当时就有点困惑和怀疑,那里的扶贫能够“精准”吗?
近日,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学者:一些村干部在精准扶贫中缺乏制约,寻租现象严重”(作者:储殷),更让我看到了精准扶贫的难度。文章揭示了难度的根源:“在农村治理环境短时间内难以改善的情况下,农村基层村治成了保障信息收集真实、扶贫精准到位的关键一环。如果村治出了问题,那么,扶贫资源就很可能成为关系户的肥肉,或是集体大锅饭里的稀粥。从目前精准扶贫当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来看,基层村治的一些问题不仅已经妨碍了精准扶贫的推进,而且也具有相当程度的普遍性”。文章还具体谈到了基层村治三方面的问题:“其一、村干部在精准扶贫中缺乏制约,寻租现象严重”,“其二、宗族势力、宗教势力在村治中影响过大,异化村民自治,从而让村庄中的小户、小姓往往以‘民主’的形式,被排除在扶贫资源分配机制之外,而这些村庄中的边缘人群,实际比主流群体更加弱势与贫困。一些地方的村干部沦为宗族势力、宗教势力的代言人,肆意欺辱压迫弱势群体,甚至因此发生过绝望贫困户举家自杀的极端事件”,“其三、一些地方在扶贫过程中,深受‘刁民’现象困扰,从而导致扶贫机制严重扭曲”,问题确实是非常严重的,如果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扶贫目标的实现,就将功亏一篑。
如何来解决存在的问题,该文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认为“优化村治无疑是决定性的一步。如何通过村治中的民主建设制约基层干部的权力滥用?如何保障村庄中少数者的权利,遏制多数的暴政?如何按规矩办事、按法律办事,遏制寻衅滋事的无赖?必须成为有关部门认真面对的关键问题”。我对此表示赞同,并希望有关政府部门能认真面对并花大的力气切实解决这些问题,让“精准扶贫”做到名副其实,让中国政府的庄严承诺能够顺利兑现。
      2017,3,24于上海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