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我要吃饭,我要生存。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13 08: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1楼

官官相护

农工们知识的匮乏,对法律的无知,错失了维权的机会。深谙官场的规则,对法律空子的精通,让农场领导胆大妄为,深谙官场官官相护的游戏规则,让农场领导有恃无恐的践踏法律的尊严,侵犯农工们的合法权益。因为,农场的工会不是农工的工会,所有坐在政府部门里的人,也都是和农场领导一样的“领导”,不可能帮农工说话,没理由不官官相护的。就连法院,也是自古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14 09: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2楼

盛夏时的寒冷

就像是一个落魄的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躺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独自呻吟,行色匆匆或悠闲自得的人不停的从他身边走过,偶尔有人驻足,看了看,却也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动声色的冷漠的走了过去。一句安慰或同情的话语都没有。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社会。在这盛夏的七月,我还是感受到了堕入冰窟般的寒冷。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15 20: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3楼

忍气吞声

戴宗贵上任国有龙北总场场长至今已有三四个年头,可全场职工没有几个见过他,也不知道他长的是瘦是胖,是高是矮。只是知道他刚上任时就下令断掉欠缴高额地租职工的生活用水(派人锯断水管),激起了职工的公愤,犯了众怒。第二天职工到总场办公楼找戴场长理论,可他却避而不见。有位职工冲动之下,在办公室摔了个烟灰缸,戴场长就暗中招来警察,将哪位职工抓进拘留所拘留了十几天。而奉命锯断职工供水水管的人却没被任何责任,有位副场长还对职工们说,锯断水管是合法的行为,你们不服,可以去法院告。事实摆在眼前,摔了个烟灰缸便被抓进拘留所,而锯断水管损坏了职工财产的人却还是“合法”的。明摆着官官相护,就算是告上法院,也只会是个败诉的下场,还有谁敢拿鸡蛋去碰石头呢。还是忍气吞声算了。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16 14: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4楼

伸手被砍?

戴场长走马上任,真的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立马派人去锯断欠缴高额地租(只是欠地租没欠水费)职工生活用水水管,还出台了个“一费管多项事务”的文件。文件规定,职工以及职工家属,要办理计生、低保、户口档案迁移、档案保管、工作调动、养老关系转移、出具证明盖章、报领退休人员死亡抚恤费用、蔗农卡、进厂蔗票、进户接通用水、危房改造及用地等等事务,都得交清全部欠款,否则一律不予办理。有嫁到外地去且孩子就快生了的女孩,因为还在农场工作的父母欠缴农场的高额地租而办不了准生证。有老伴刚过世不久的退休老工人,因为家中有子女欠费,而无法领取老伴的死亡抚恤费用。取得危改资格的职工,也被迫在被农场截留了一大半的危房改造补助款的领款清单(一万五块钱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到职工手上只有三千块和五千块不等)上签字。危房改造工程实施细则上是规定危房改造补助款必须以一卡通的形式发放到职工手上,不得以任何理由截留挪用的,可国有龙北总场就敢明目张胆的截留了这些钱款。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18 08:2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5楼

伸手,又奈我何。

咱文化低,确实解读不了国家的法律法规、大政方针。不知道,在国有龙北总场,许多的只建好十年八年左右的楼房算不算是危房?为何也获得了危改资格领了一万五千块的危房改造补助款去做了外墙装修?这算不算是骗取国家的危改专项资金?而有的职工住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破瓦房里却没能取得危改资格。国家给予危改户的一万五千块危房改造补助款,不少的职工领到手的只有五千块或者更少,这算不算是截留挪用国家的危改专项资金?有的人,在总场有了一栋的自建楼,却又在分场分到一块宅基地,也领了哪一万五千块的危房改造补助款,然后又将在分场分到的宅基地高价倒卖给户口和工作都不在农场的外地人,这算不算是违规?如果说,国有龙北总场的这些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哪咱也无话可说了。怪只怪咱实在是太过愚昧无知,领会错了国家的法律法规。如果说,国有龙北总场的这些作为,是违反了国家的有关规定,为何农垦局的调查组走马观花似的来看了一看,事情又不了了之了?伸手,真的会被抓吗?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22 16:5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6楼

成本

人的贪欲总是太高,而贪腐的成本又太低,农垦系统,本就是国中之国,皇帝管剩甚至是皇帝不管的,只要站对队,懂得送、跑、吹、捧。再怎么贪腐,也是平安无事的。处身于如此的氛围之中,再傻的人,也会贪贪贪的啦。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25 20:22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7楼

不了了之

职工的疑问,农垦局调查人员当众的指示,使得国有龙北总场危改办的官员不得不张榜公示国有龙北总场上龙分场的危改名单,可公示的内容却依然无法令人信服。因为,有的人明明已经建好了新屋且已经将房子租出去,却是榜上无名。而榜上出现“查无此人”“不属对象”等现象也不见有什么处理结果。更有许多的不公平现象(相同的条件,有的人获得了危改资格,有的人却被剥夺了危改资格),在农垦局的调查人员来回访的当天,职工们也向农垦局的人和国有龙北总场的党委书记当面反映,只是结果还是不了了之,也一样的没了下文。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28 00:5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8楼

民主是啥样?

2016年6月中旬的某一天,国有龙北总场上龙分场的主任、支书、以及几位坐办公室的“官员,拿着一个30公分见方的小盒子,有选择的在上龙分场串门,到那些平时比较听话的人家里,叫他们在总场拟定的几位候选人名单上(候选人为场长、书记)勾选他们为第16届县人大代表。当他们拿着小盒子走过一大帮坐在分场球场边的榕树下乘凉的职工身边时,却一声不吭。我们也知道,宪法赋予我们的选举权又被总场给剥夺了。我们又再次被不是我们选举出来的人代表了。我们总是被代表,不甘心却也不得不被代表。原来,这就是民主。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7-29 14:4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59楼

不值一提

在这唠唠叨叨了这么久,吐了这么多的苦水,目标是让帖子的浏览次数达到十万。今天,浏览次数终于突破十万次了。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一次转发都没有,仅有的一次回复也跟这些苦难这些不公平一点都不搭边。也许,现实中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压力都很大,都不想再被那些负面的事情坏了仅有的一点点好心情。也许,是这个社会上苦难太多,人们都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甚至是,农工们的这些遭遇在我们的这个社会上算不了什么,不值一提吧。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8-04 13:07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29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60楼

沉重的话题

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唠叨的那些事,是不会引起反响,不可能得到帮助,也不会有结果的。所以苦苦的挣扎、不停的唠叨,只是为了让点击率达到十万次。其实,心里边也很清楚,再多的浏览量,也只是让点击的人心情变得沉重,使得本已被生活压力弄的疲惫不堪的人们更加的难过而已。就算是全中国的人都看见了,又能怎么样?处身事外的人又怎么会对我们的苦楚感同身受呢。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