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我要吃饭,我要生存。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07 08: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1楼

劳动法,摆设?

现在的国有龙北总场,有很大的一部分职工都没能和农场签订劳动合同。其中的原因各有不同,有的是在农场不告知的情况下被强行除名的,有的是因为种地的利润太过微薄,实在是缴纳不起农场的高额地租和全额的养老保险(个人和企业部分),被总场告诉他们说,缴纳不起养老保险金没关系,只要连续十五年缴纳了养老保险金,就可以跟总场申请解除劳动合同和自动停保,以后老了也一样有退休金领。不管是被总场欺骗自动停保还是被总场强行除名的职工,农场是一分钱的经济补偿金也不给予他们的。且他们也依然一直都继续耕作原先承包的土地,只是因为被解除了劳动合同,身份由职工变成了“横向工”,地租就由70元/亩变成了280元/亩、1000元/亩,且没有任何的福利待遇。其实,依据劳动法,用人单位不管是否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只要劳动者在企业连续工作满一年,就被视为自用工之日起满一年的当日已经与劳动者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立即与劳动者补订书面劳动合同。我只是不知道,如果劳动法真的有法律效力,为何国有龙北总场敢于将这部分被除名的员工(不少的职工被除名了十几二十年却也一直都继续在农场工作)定性为“横向工”,依此违反劳动法里同工同酬的规定,向他们收取比所谓的“职工”高上十几倍的地租?而且龙州县人民法院的法官们也支持他们的做法,说总场的所作所为是合法的?难道,什么劳动法、什么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其实都只是摆设?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10 00:1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2楼

国中之国

咱书读的少,知识贫乏,见识短浅。什么文件啊、法律法规啊的一概不知,更不用说吃得透了。所以对农工们悲惨遭遇的描绘,总感觉到表达不清。只想哪位高人可以指点一下,告诉我,国有龙北总场作为一个国有企业,随意开除职工却不给予他们经济补偿金,故意不跟与他们发生劳动关系的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以达到向员工们收取高额地租的目的,是否合法?违反国务院办公厅颁发的国办发[2006]25号文件里有关农工负担减负后不得反弹的规定,大幅提高农工的地租,是否合理?违规骗取、截留、挪用国家危改专项资金,是否该查处?又或者,国有农场真的是国中之国,不受国家法律法规的管束,可以自行制定和实施与劳动法等法律法规相左的条例?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13 11: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3楼

沉默是金?

我们总是信奉“明哲保身”,我们从不明白,对一个人不公就是对全体的威胁。

如今,每个人都活在各式各样的圈里,成了特立独行的猪,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18 14: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4楼

不得而知

听说,国有龙北总场今年的职工代表大会又胜利召开了。也是像往年一样,咱又被代表了一次。也不知道,是谁代表了咱,去跟国有龙北总场协商和签订了事关咱的切身利益的集体劳动合同,至于合同的具体内容咱更是不得而知的。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18 17:03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5楼

我们是农奴,所以没有选举权?

国有龙北总场的“职工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了,一切都还是像往年一样,召开会议的时间地点、与会代表是谁,会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等等广大职工是一无所知的。去年的那个时侯,职工们因为害怕在不知晓的情况下,又像历年来那样,被不是自己选举出来的“职工代表”代表自己签订了不利于、甚至是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的集体劳动合同,就在职工代表大会临召开之前去总场,要求场领导让职工们了解一下职工代表大会上将要讨论通过的经营管理方案。场领导却推说只有草案,且草案是不能够给职工们看的。后来,总场也是偷偷摸摸的到县城的某个高档宾馆(因为害怕职工知道,不敢在总场自己的会议室里举行)召开的。会议之后也从未向职工公示会议所通过的《经营管理方案》,不知道,国有龙北总场这么做,是否合理合法?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20 08:4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6楼

司空见惯

当年,职工们去总场想跟场领导协商事关自己的切身利益的经营管理方案,并阻挠不是由职工选举出来的“职工代表”参加的“职工代表大会”的召开。却被场领导招来的人民警察驱赶时,他们就呼喊说,把这些情景拍下来,上传到微博上,以求得广大网民的支持,求助无门的他们,天真的以为,网络的力量很强大。会让国有龙北总场的那些贪婪无度的场领导们有所顾忌,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这都只是他们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也许,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比起国有龙北总场的农工们的遭遇更凄惨的人和事,比比皆是。人们都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22 13: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7楼

冷漠

农垦人的命真苦,苦苦挣扎,却不会博得人们的同情。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27 14:25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8楼

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曾经有位龙北总场的领导说过,国有龙北总场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就没招收过工人了。这么多年没招收过工人,就意味着众多的七十年代之后出生的第二代职工子弟,虽然也在九十年代长大成人后耕种农场的土地,事实上也已成为了与农场发生劳动关系的员工,但十几二十年了,总场是没有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依法帮他们缴纳社保的。我想问问,国有龙北总场公然如此作为,合法不?难不成,所谓的劳动合同法真的只是个摆设,是欺骗善良劳苦大众的东西?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29 16:2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39楼

遮羞布

前几天刚刚被国有龙北总场指派的“职工代表”代表了一下,昨天,又开始被人代表咱选举人大代表了。贴在办公室墙上的选举公告是两张纸,小小的字,小小的纸,贴在办公室最边缘处。不注意看,是不会发现的。公告上列出了三位候选人——总场场长、总场纪委书记、和热作所所长的名字。看着分场几个领导捧着一个边长为30厘米左右的正方形盒子,三番几次的从我们面前走过,也不跟我们打声招呼。我知道,他们是寻找符合他们要求的人(听话的人)投票去了。至于我等领导眼中的刁民,是没有了选举权的,更不用说被选举权了。反正也是不记名投票,唱票也不会是公开的,怎么弄,就随他们便啦。明目张胆的舞弊,又何必如此的装模作样呢。这块遮羞布不要也罢了。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6-30 17:4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05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40楼

医者自医

不知道是天可怜见,还是职工们不屈不挠的上访,震动了上头,终于有人来回访了。心里边真的有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只是来回访的人是农垦局的人,算起来还是国有农场的顶头上司,是农场的自家人。至于是否能够解决问题,惩处腐败,解农工们于倒悬则不得而知了。总之,就像是黑夜里看到了一盏明灯,于困境之中看到了希望,于溺水之中抓到了一根稻草一样,职工们一个个的都掩饰不住内心里的那份喜悦之情。但也还是有些“清醒人”提醒说,不要高兴太早。毕竟,医者不自医,让农垦局的人来查处国有农场的官员,难免有官官相护之嫌。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