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我要吃饭,我要生存。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28 16: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1楼

智商

明明是国有龙北总场违反劳动法,故意不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以达到规避作为一个企业应尽的法定义务,并且依此将没能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员工定性为“横向工”、“临时工”,违反劳动法里有关同工同酬的规定,好向他们收取高额地租来养活农场领导自己。还假惺惺的自导自演召开什么“职工代表大会”,说什么大会所通过的《经营管理方案》是职工自己通过的。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所谓的“职工代表大会”是不是真的与员工协商通过的。就算是如龙州县人民法院的人民法官那样不明事理,看到广大员工为了推翻这个并不是由广大员工协商通过的《经营管理方案》所做的努力,也该明白了的啦。难道,龙北总场的员工真的那么滑稽,刚刚通过的方案,马上就又去推翻?或许,是龙北总场员工们碰到的是个智商太高了的法官,才做出了这样的判决?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4-30 10:4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2楼

横向工

国有龙北总场,所谓的“横向工”超过了全体员工的半数以上。那些“横向工”其实也都是农场的正式职工,从80年代就被农场招为正式职工。很多都是在95、96年以后才被农场除名的。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缴纳不起高额地租和全额的养老保险金(个人部分和企业部分),而在200年以后被农场欺骗他们自己申请停保(农场告诉他们说,既然种地的收入只够养家糊口而无法再缴纳养老保险金。那就停保,反正已经连续缴费15年了。以后老了也会有退休金的),停了保,就不再是所谓的“职工”而成了“横向工”,也等同于是被农场除名了,虽然他们也依然在农场做着以前的工作。农场开除他们的时候,是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书面通知的,更不用说会给予什么经济补偿金了。而且还将他们种地的地租提高到比所谓的“职工”高上几倍甚至十几倍。交不起,就被农场告到法院,就被法院强制执行,抄家、抓进拘留所。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5 09:4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3楼

“人民警察”

因为知道总场准备偷偷的召开所谓的“职工代表大会”,职工就选择在大会召开之前去总场阻止不是由职工选举出来的“职工代表”和农场领导(总场、分场领导的人数比“职工代表”多)列席参加的“职工代表大会”的召开,要求重新由职工选举出真正代表职工真实意愿的职工代表,参与协商通过合理合法兼顾双方利益的《经营管理方案》。总场场长非但避而不见,还叫来人民警察阻拦。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5 14:00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4楼

根本利益

农工去场部与总场领导商谈有关劳动报酬的问题,至多也只是劳资双方的事情,本身应该是与警察没多大关系的吧。而且农场只是个企业,不是政府机关,也就谈不上什么冲击政府之类的大事。为何每次农工(劳方)去总场找领导协商,警察叔叔总是如临大敌般的大兵压境,甘心去为农场领导(资方)做看家护院的保镖呢?既然党是由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所组成,代表着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因而成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的。可受党指挥的人民警察,在这个事情上的所作所为,却让人感觉不到他们是代表着工人阶级(农工)的根本利益。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6 13:1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5楼

任人宰割

咱们是一个靠种地为生的粗人,书读的少,只知道在地里刨食,赚取哪微薄的种地收益来养家糊口。大道理知道的少,那些枯燥无味的法律条例更看不懂了,所以被农场侵犯了合法权益(开除职工不给予经济补偿金、发生事实劳动关系却不签订劳动合同)既不知道,也不懂得如何去维护。只是觉得总场单方面草拟的《经营管理方案》太过苛刻,已经将种地所得几乎全都榨取干了。剩下给咱们农工的利润已经所剩无几,难以养家糊口了。而且总场这么做,其实已经违反了国办发〔2006〕25号文件精神,因为害怕总场又如往年那样偷偷的不知道在哪召开由不是职工选举出来的“职工代表”参加的职工代表大会,又再通过强加给广大农工的不合理不合法的《经营管理方案》,农工们才去总场找场长反映问题的。不曾想,场长非但对农工的来访避而不见,还召来大批警力,堵截来访的职工进总场办公室。国有龙北总场其实只是一个企业,不是政府部门,农工去自己工作的企业协商劳动报酬的事宜,这本来是劳资双方的事情,而且也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这又关警察什么事啦?不是说工人阶级作为我国的领导阶级,其领导地位和主人翁地位,是一个由宪法规定的总体的政治判断的吗?为什么在这个事情上,丝毫都显示不出咱们农工(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呢?反倒觉得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而已?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6 17:2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6楼

喋喋不休

唠唠叨叨了这么久,说来说去的都是些与绝大多数人无关的事。如此的成天喋喋不休唠唠叨叨自言自语,确实是像极了哪个被狼叼走了孩子的祥林嫂,在别人看来,已近乎疯狂。就像是龙应台先生演讲中所说的那样;“ 让我们假想,如果你我是生活在鲁迅所描写的那个村子里头的人,那么我们看见的,理解的,会是什么呢?祥林嫂,不过就是一个让我们视而不见或者绕道而行的疯子。”知道了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可我还是止不住的想要继续唠叨下去,因为,作为是生活在“龙北总场这个村子里”的人,我还是有太多的苦水无处可诉。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7 09:36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7楼

挣扎的猪

唠唠叨叨了这么久,说来说去也就是这些事。也许这样的事,在现如今我们的这个社会上,已经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了。见得多、听的多了,人也就变得麻木起来。我知道,是不该拿自己的苦难来坏了人们的好心情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活在世上,都不容易。之所以不停的喃喃自语自说自话,只是为了不让这帖子沉下去,期盼可以唤起更多的人的关注。也知道,网络其实也不像传说中那么的强大,强大到可以让贪官有所顾忌、有所收敛的。但我还是要不停的唠叨下去,哪怕是被别人嘲笑,说自己不识时务,也不停歇。只因为我不愿意做温顺的小羊羔,明明知道要走的是死路,也还乖乖的随着领头羊走进屠宰场,任人宰割。我要学哪死到临头仍然不停的挣扎和哀嚎的猪,明知道是死路一条,明知道这挣扎是徒劳无益的,也不让屠夫们吃起来不那么轻松,至少,也要让他们出一点汗吧。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8 23:48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8楼

国务院与龙北总场

咱是大老粗,文化低,太过深奥的东西无法理解,只知道认死理。咱认为,既然国办发〔2006〕25号已经规定要税费改革之后农工的负担不得反弹,农场就不应该将地租逐年递增,将地租提高到是税费改革前的几倍十倍之多。要不然,咱只能理解为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只是说说而已。而且,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还没有国有龙北总场的文件大。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09 17:51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19楼

权力

看来我等愚民真的是愚鲁无比,以为国务院办公 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国有农场税费改革的意见 国办发〔2006〕25号这份文件就是我等的尚方宝剑,可以保护我们。不曾想,国办发〔2006〕25号文件还是比不上国有龙北总场2006年之后的历年《经营管理方案》权力大。就连法院在审理农场告职工的案件时,也是依照国有龙北总场的《经营管理方案》来做出判决的。
  TOP
头像
新杨白劳  中级会员   发表于:2016-05-20 00:24   只看该作者
发帖 431    精华:0   注册时间:2016-1-27    发短消息        

20楼

沉下去

用不了多久,这帖子或许就会沉下去了。因为,不是局中人,对农工们的苦难是不可能感同身受的。更不用说会引起共鸣,激起民愤了。
TOP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

 使用个人签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找回密码